念青博客 : “网络助谣”是最大的谣言


“网络助谣”是最大的谣言

长平

  昨天是“公民道德宣传日”。为了迎接这个日子的来临,由国内多家网站联合参与的“网络十大不文明行为”评选活动发布了结果,“传播谣言、散布虚假信息”居于首位。

  提倡网络文明行为本来无可厚非,但是这个评选结果为长期存在的一种论调–网络助长谣言的传播–提供了新的支持,就有必要认真对待了。

   参与这个评选活动的,包括国内最具人气的几大网站,据称有十万多人参加了投票(在目前并未普遍实行网络实名制的情况下,这十万多人是如何统计出来的?),相对于中国上亿网民来说,这个投票率实在不算高,单一网站的某个热门话题的点击率都可能超过这个数字。

   一个未必权威的评选结果,却经过了权威的发布–这本身就是谣言产生的途径之一。

   谣言之所以产生,并不是因为有了十分便捷的信息传播渠道;谣言之所以能够消除,却往往是因为有了这样的渠道。

   谣言能够产生大抵有两种原因:一是有人蓄意造谣,二是纯属误传。谣言能够传播,也大抵有两种原因,一是信息传播不畅,二是人为控制信息。

   对于蓄意造谣者而言,网络在开始的时候的确帮了他们的大忙。

   造谣者在制作好谣言之后,就要寻求信息发布的渠道。在古代,他们可能会把谣言编成儿歌,再用一些糖果去收买儿童,让他们传唱开去。比如《后汉书》中记载,有人恨董卓专权,咒骂他亡,就有童谣曰:“千里草(董),何青青,十日卜(卓),不得生。”

   他们也可能搞一些更花哨的办法。比如《史记》中说,陈胜、吴广起义,为了树立权威,就装神弄鬼,用朱砂在白绢上写“陈胜王”,然后塞到别人的鱼肚子里去,到夜里又生起篝火,学狐狸叫“大楚兴,陈胜王”。

   现在有了网络,他们只需要将编写好的消息往BBS或者博客上一贴,等着网民们满网转发就行了。

   传播谣言的渠道更通畅了,制作谣言的水平也更高了。网络上甚至有“谣言制作教程”一类的帖子,其中要点包括“具备新闻写作基础”。

   但是,在日新月异的谣言中,有多少能够像古代谣言那样持久,足以帮助造谣者成就一番事业的?

   如果不是有人蓄意控制网络,把“陈胜”、“吴广”设置为屏蔽词,那么网民们完全有能力去揭露鱼肚丹书、篝火鸣狐的伎俩,甚至能搞来原物照片,还原制作流程,予以及时公布。

   再看纯属误传的谣言。由于知识不够,信息不通,这类谣言古代肯定多于现代,绝对不是有些人说的“互联网是谣言的温床”。

   中世纪的欧洲曾经大规模爆发瘟疫,如同人间地狱,人们无法理解,有人说要一边忏悔一边鞭笞自己,于是罗马全城鞭声霹雳,血肉横飞。又有人说,犹太人投毒,于是无数犹太人被活活烧死。

   时至“9·11”,纽约当天也有无数传说,如浓烟里有撒旦头像、飞机编号图案为骷髅等等,但这些谣言还没有造成任何实质性后果,很快就烟消云散。这其中难道没有包括互联网在内的传播更便捷的现代媒体的功劳吗?

   目前的网络上的确有大量的谣言。将来的网络上,也许还有更多的谣言。问题是怎样对待谣言?怎样避免谣言产生不良的后果?惟一的办法,是建立更加通畅的信息渠道,让更多的消息和知识能够传播。

   网络没有助长谣言,恰恰相反,它及时有效地阻止了谣言的进一步传播。

   谣言止于公开,这是一个基本的常识。 (作者系资深媒体从业者)

 南都050921评论稿

随机日志


到此一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