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青博客 : 从“太石村”事件看西方媒体公信力


从“太石村”事件看西方媒体公信力

最近有一股很不好的风气值得我们警惕,概言之,就是“借网生事”和“挟洋自重”。像最近有所谓湖北“人大代表”吕邦列千里遥遥来到广东番禺太石村搞事就是一例。

吕是什么人?一再在网上邀约“朋友”齐聚太石村又是所为何来?只要看一下他这几年特别是今年7月份以来到太石村的所作所为和造成的后果,就再明白不过了。

吕的真实身份是湖北枝江市百里洲镇宝月寺村的村民。2002年,由吕邦列发起罢免了当时的村主任,自己补选当上村主任,结果把村务搞得一团糟糕,板凳还没坐热,就被村民赶下台。吕却并未因此反省和汲取教训,而是变本加厉,俨然以“维权”卫士自居,插手干预别村村民自治,到各地农村鼓噪罢免村官和上访事件,极尽卑鄙无赖之能事。

正是基于其一贯阴郁的角色定位,当吕邦列获知太石村某些村民和村委闹矛盾之后,如获至宝,刻意制造事端,肆意挑起矛盾,歪曲事实,推波助澜,为图扰乱视听,扩大社会影响,一手炮制和策划了所谓“太石村”事件。尤为可恶的是,在太石村民了解真相后,对是否罢免村委主任有了正确、自主、合法、合理的选择时,吕邦列等人却诸多挑剔,把他们只想搞事,不是想解决问题的嘴脸暴露无遗。

吕邦列等人深谙网络炒作“热点”之道,先是勾结境外势力,在网站上把番禺太石村村民“罢免村官”的问题炒得沸反盈天。其中渲染最多的是关于打人的问题,把个番禺人描绘得像个蛮族番邦一般,什么人都打,什么人都敢打,还说把人大代表、外国记者都给打死了。一时间,网络上下,阴风阵阵,撰文者言之凿凿,西方主流媒体一窝蜂地跟进报道,“一犬吠形,百犬吠声”,迅速向全球发出新闻稿件——当然是假新闻——以为就此可以蒙蔽世人的视听。

可惜的是,谣言毕竟不能代替事实。境外传媒刚开始大肆炒作“人大代表”吕邦列、英国《卫报》记者本杰明在太石村被打死打残的消息,不过两天,“死”去的吕邦列又出现在湖北,并且大放厥词,《卫报》也“适时”的发表致歉声明,称自家记者真无恙。必需指出,这些知名的国际媒体,做出如此与事实不相符合的报道,是与其一贯的反华立场,与其一贯坚持的唯恐中国不乱、唯恐中国形象不坏的新闻态度分不开的。这个打“死”人的国际大笑话虽然给了西方传媒一个狠狠的大耳光,但是,这些不实报道对中国形象造成的损害,却不是一句事后道歉就可以消除的。

而且,更多的西方媒体也并没有因此受教,继续致力于制造谣言以掩盖不断被揭穿的谎言。境外媒体对中国或者中国人的报道,一向是戴着有色眼镜,从这些主流西方媒体接收到的关于中国的信息,固然和过去不同,但是这种不同,更多的是基于中国高速发展的事实,而不是西方媒体预设的结论。正是由于西方媒体存在的意识形态先导性,决定了他们的新闻报道态度。他们无视中国取得了巨大进步和不断蓬勃发展的事实,而是对于谣言,对于捕风捉影的事情显得更有兴趣,想尽办法支持所谓的“反政府民主声音”、支持“民间力量”,以极力抹黑中国为己任。这种汲汲于把报道中国新闻事件上纲上线政治化的作风如果不改,西方传媒迟早是会把自己的公信力损失殆尽的。

透过这次境内外势力勾结引发的西方传媒轰炸,再一次让我们看到了这些善于以谎言和流言立论的阴谋家的丑恶嘴脸,恰恰是这些以捞取钱财或政治资本为目的的“民权斗士”,成了国内民主试验的最大障碍。我们更应该清醒地认识到,只有坚持民主的法制化和法制的民主化,才能从根本上建设民主和保障民主。

随机日志


到此一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