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青博客 : 怎樣的GDP投入分配比例構成數字才是恰當的?


怎樣的GDP投入分配比例構成數字才是恰當的?

一直以來,眾多的議論都指向我們在農業、教育、醫療、環保、科研、軍事等多個領域的投入不足,然則到底應該在各個領域投入多少?如何合理分配投入比例,有關的調研似乎少見報告。

特開此帖,以期援引專家學者媒體言論,試圖對合適的GDP投入分配比例作一解構。

愚意以為,對於一個日漸成熟的社會而言,GDP使用比例的相對穩定,就是可持續發展的一個重要表徵。那種東拆西補的做法,到底只是治標。當然,這種動態的穩定,現階段而言,也只能當成理想。

環保:
據參考消息07071708專家意見稱,官方統計數字顯示,中國每年只需投入國內生產總值的2%便可有效控制污染,但目前只投入了1.3%左右。
與此同時,亞洲開發銀行的研究結果表明,中國每年因污染而造成的經濟損失占國內生產總值的9%-10%。

教育:93年,見諸於官方的文件稱,教育投入在本世紀末要達到國內生產總值的4%,後來這個目標被推遲到2005年。而據教育部部長周濟在04年的說法,“即使在若干年后教育投入达到《教育法》规定的4%,仍然是不够的”。遺憾的是,雖然不夠,我們卻在欠賬中前行。

國防:
2004年我國防費總額为2117億人民幣,约合255.8億美元,僅占GDP的1.6%。關於國防開支,有專家稱,占GDP2%~6%的份額是比較合理的。

2005-08-05
醫療衛生:
具體的數字暫未找到。約為1%。
據稱衛生部部長高強在最近的一次報告中透露,“2003年全国卫生总费用为6598亿元,占GDP的5.6%,达到发展中国家的较高水平。但其中政府投入仅占17%,企业、社会单位负担占27%,其余56%由居民个人支付。”這說的是2003年的數字,並且因為當年發生非典的原因,政府投入有所增加,也僅占其中的17%,即約占GDP的1%。

這個數字以我外行看來,非常小,世界的平均水平是2.5%,但現實卻仍有很輝煌的意義。

一是中國人健康水平和GDP水平相比,具有典範意義。不過這並不是由當前的投入決定的,事實上,在改革發放前,我們國家就在公共衛生領域取得了叫世人矚目的成績。(很多人閉著眼睛說文革把中國經濟推到了崩潰的邊緣,但是,建國之後,我們把一個瀕臨崩潰的經濟體系,建設成為一個有著驕人業績的社會主義國家,這其中,包括文革十年。)

二是醫療衛生資源分配嚴重不公。政府把超過八成的資源集中投放於城市,其中的2/3又集中投到大醫院。(操作手法和教育算是有得一比。而學校和醫療衛生機構,特別是義務教育和基礎醫療,完全是政府的責任和職能,這是實現社會主義的核心價值、公平分配社會福利資源、消滅貧富差距、維護社會穩定、謀求持續發展的基本機構,完全不能懈怠。)

不管如何,當我們看到“不成功”這樣一個斷語的時候,我想,我們又有了希望。我有信心,這種希望,不會止步於醫療衛生改革。

2005-12-09
公車消費:一年花銷3000億元,占到國家財政支出的38%,占GDP的2.3%。

這是2005年11月見諸於多家權威媒體的數據。該數據有幾點說明值得注意,一曰“保守統計”,並且該項消費,仍在持續增長;二曰,該項數字遠遠超過我國軍費開支(既如前所述1.6%的GDP);三,超過全國教育經費和醫療經費之和!這第三點,有些意思,醫療經費,如前指出的那樣,約在1%GDP間,那麼,據此,我們可以推測,當前教育所占的GDP數字當在1.3%以下。

令人遺憾的是,我不明白公車消費,當歸在什麼名目底下,是政務支出麼?公車消費作為一項單列,和諸如教育、醫療、軍費開支並列,已經讓我覺得匪夷所思,更讓人目瞪口呆的是,它的排位,還要靠前。

有關的評論,還把矛頭指向公務員報考熱。:)成本這種東西,有個腦袋都會算了。但是公車不一樣,不能是個屁股都有位的。

2006-01-25
科技投入:來自新華社的消息稱,“我国历史上科技投入占GDP的比重最高是1960年的2.32%,以后逐年下降,2000年以后有所回升,到2004年为1.23%,但与我国有关法规规定的1.5%还有差距。”

大公報的一篇報道文章指,國家在《中長期科學和技術發展規劃綱要》中提出,到2020年,中國科技投入的力度將佔整個GDP的2.5%,2010年達到2%左右。而僅今年(2006?),中國科技投入將達到2500億元以上,這一數字比十年前的400多億元增加了2000個億。

資料顯示,1996年,中國科技投入為404億元,佔當年GDP總量的0.6%;1997年,科技投入481億元,佔GDP的比重為0.6%;1998年科技投入551億,佔GDP的0.7%;1999年,科技投入678億元,佔GDP的0.8%;2000年,中國科技投入895億元,佔GDP的比重只有0.89%;2001年,科技投入1049億元,佔GDP的比重出現拐點,並首次超過1%;2002年,達到1.23%,2003年達1.34%左右,此後科技投入以年均0.1%的速度增加(?)。

考2003年這一比例為1.34%,較新華社消息中的2004年尚多,考慮到2004年GDP的調整,04年的這個數字恐怕還要下調到1%。當然,數字上的些微誤差對於普通人如我來說,或者不值得糾纏於其中,但這有理由讓我們對未來的事情先錄以存疑。

鄧小平曾經說過,“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可是看我們在“第一生產力”上的投放,明顯是沒有生意人的精明。:)

同一數字,發達國家是3%左右,韓國是5%左右,絕對數字則只有美國的幾十分之一。

PS:剛剛看到的消息說,國家統計局今天上午發佈,2005年我國GDP達到182321億元,比上年增長9.9%,略低於上年10.1%的增速。

2006-03-20
最近一期《學習時報》刊發的文章顯示,“公车消费和公款吃喝一年的总数高达6000亿元以上,几乎相当于财政收入的20%左右。”

文章指,“2004年,中国至少有公车400万辆,公车消费财政资源4085亿元,大约占全国财政收入的13%以上。与公车消费相联系,据各种资料显示,全国一年的公款吃喝在2000亿元以上,二者相加总数高达6000亿元以上,如果财政收入按3万亿元计算,几乎相当于财政收入的20%左右。”

《學習時報》刊發的文章說,“据2000年《中国统计年鉴》显示,1999年的国家财政支出中,仅官员公费出国一项消耗的财政费用就达3000亿元,2000年以后,出国学习、培训、考察之风愈演愈烈,公费出国有增无减。”

根據國家財政部去年12月公佈的數據推算,2005年全國財政支出應該在28000億元左右。

根據以上內容,我們可以得出如下的數據:

公車消費並公款吃喝:一年的总数高达6000亿元以上,承前計算的話,占GDP的3.3%,國家財政支出的21%,相當於國家財政收入的20%。

公費出國:3000億元以上,承前計算的話,占到國家財政支出的10.7%,占GDP的1.65%。

這個數據,以前帖結論不同,一是公車消費的支出略高,並且還扯上了公款吃喝和公費出國。此外,有關所占國家財政支出,05年11月,包括新華網在內的各大媒體以及我的抄轉,稱是3000億元占到38%,都是明顯未經核對的錯誤!從中亦可見各家功力不外如是,只會得暴炒數據,不求甚解甚至不求真求實。

此次《學習時報》未提及占財政支出比例,未知是不是發現如果有三個38%,已經超過了全部的國家財政支出。:)

随机日志


到此一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