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青博客 : 机关算尽太聪明,总要误卿卿性命


机关算尽太聪明,总要误卿卿性命

在资源支配掌控在少数人手里这一利益格局不能有根本改变之前,或者说,在资源未尽丰富、各取所需仍是憧憬之时,民主和自由势必是对草根阶层最具蛊惑性的两面大旗。而网络门槛的不断矮化,亦使其成为民主、自由最愿意借力的载体和平台之一。

但是,民主和自由从来就是一少部分人与另一少部分人之间对资源支配权争夺的工具,民主和自由只应该是手段而不能够成为目标。特别的,在中国这样一个有着专制历史传统熏陶的国家,民主和自由被别有用心地滥用的情况比比皆是。也因此故,互联网天然的自由精神不仅是与中国的国情格格不入,甚至也和资源支配权始终掌控在少数人手里这一基本事实相所背离,所以,个体的民主和自由要求,势必会面临严厉的管控局面。游刃其中,考验的是我们的智慧和艺术。

发凡于上世纪末的网络“免费空间”,在功成名就之后,一度消声匿迹;未己,某知名“免费”域名转向服务又告无疾而终;而早期的热讯留言簿,也在更早期就灰飞烟灭。我宁可相信,这中间,更多的是出于商人逐利的考虑。于草根而言,摆设成浩翰潮流中的道具,似乎是当然的宿命。

当经过不断的享受网络上的“免费”服务,不断的为他人作嫁衣裳之后,蓦然回首,倏忽成断响。不得不开始考虑拥有一个自主性的网络平台,这也可以说是为了实现一个心存已久的想望。而域名资源的近乎无限性,在把互联网的草根属性发挥得淋漓尽致的同时,无疑也给了我们一个平等表达的机会。

即便如此,也等了好些个年月。一开始总希望某些占着毛坑的域名能够自然过期过渡,但显然太天真就是“好傻”。只好主动出击,首先辗转联系最理想的域名主,对方报了一个我当下无力承受的天价。接着联络现在这个域名,价格不再刺激,满怀感激地神速完成交易,初步在易名拿到了我的首个域名权。

接下来,空间、DNS、备案、二级域名、搜索引擎、排名,每一个关键词都被提到日程上。维护自己的网站也几近十年了,断断续续的文字检讨,加上对一些边缘文化的附庸风雅或者说叶公好龙,很容易就把自己放在被专政对像的位置上对号入座。然后,是域名自主权、域名空间备案与否及其后果的传闻,以及对国内互联网管理水平的了解,使得自我审查已经成为一贯的习惯,因着这样那样的原因,一再下线。然则,互联网的无界属性,注定我们在“实名制”、“网站备案”、无规矩或者说“潜规则”之外,仍可以找出腾挪的空间。

腾挪的理由很简单,我需要一个略为开放自由的表达平台,我不希望成为qq.com.cn一类暗箱操作的牺牲品,我也不希望DNS突然无着落……一句话,稳定压倒一切。所以,转移。

然而,就像“实名制”的至今无果并不影响科技定位的持续进步一样,如果天真的以为“转移”就意味着自由自主,那一定会错得厉害。自由其实与风险相伴相生,自由进步的代价之惨烈怎么想像也不为过。事实上,关转停作为一个网站处理的的缓冲剂,从某种角度上看是避免了发生更激烈程度的冲突。规避这样一种粗暴的管理手法,势必面临更高强的管理艺术,怎么看,这都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随机日志

“机关算尽太聪明,总要误卿卿性命” 有 1 条评论

  1. 伤心的宝贝说道:

    什么时候别人也可以用这个称呼了?

    伤心才伤身:(

    2


到此一游

   5+8= (required)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