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青博客 : 也為收容制度招魂


也為收容制度招魂

盛夏,是一個養眼的季節。

一早出門,迎面遇上一個阿伯,因為長得有點像《男人之苦》裏的歐陽振華他爸,忍不住想要看清楚。滄桑的阿伯正向旁邊的一個醜婦人索要著什麼,然後拿著到手的十塊錢往回走。我當時就犯迷糊,如今公車都不找零,這十塊錢要怎麼走啊?

才不兩步,阿伯身前便出現一個後背絕色的女子,我正在想著帥哥阿伯與醜婦人以及鮮花牛糞之間的辯證關係的時候,場中形勢突地又一變。

只見阿伯快前兩步,彎腰將手中的十元鈔票遞給了兩個十來歲的清豔可人的女孩。女孩接過錢來,把頭一點,又低了下去,面前一排粉筆字,說是要“8元”坐車!

我一回頭,見老婦人在不遠處巴巴的望著這邊,風塵阿伯給錢之後,也是一步兩回頭,一付欲窮正果的模樣。倒是兩個女孩世面見得多,施施然的坐得紋絲不動,雙頭低著,看不出臉上的顏色來。

我心裏那個恨啊,要是能夠早一點點看到那排粉筆字,早一點點知道十元錢不是用來坐車,我想我是能夠阻止人家積德的!

很多日子之前,在天橋之上見到一個壯男,粉筆字上說,只要兩元坐車。:)我雖然不信,但兩塊錢到底不比8元,便停下來問他,要怎麼走,他說要去東莞!我再問他,去東莞兩元夠嗎?他不知嘟嚷了句什麼,我只好走了。

再往前,在地鐵站裏,一個中山裝男人過來問我,可不可以給兩元坐公車回去,說是本來是要坐地鐵的,結果錢包被偷了云云。我說不必了,我買地鐵票給你走吧。買票的時候,對方竟然搞不懂自己應該去哪里!

一個人,有惻隱之心,在從前,是表示還有人性,在當下,很多時候便意味著要賞惡罰善、助紂為虐。

這種人,兩塊錢和八塊錢,是打發不了的,他們的智慧和時間,都用在對人性的檢討和新技術的研發上面了。除了可能貢獻GDP之外,我實在不知道,他們有什麼存在的價值。

那末,為什麼就不能夠收容呢?

PS:文章發佈之後,有人問我,《男人之苦》裏面有歐陽麼?一愣之下才發現原來是自己弄錯了,那些天有暇便天天追著兩部片子看,他爸應該在同期的另一部片子裏。

随机日志


到此一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