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青博客 : 再战京城之一:话语权是要靠我们主动争取的


再战京城之一:话语权是要靠我们主动争取的

一年的时间,可以很长,可以有很多体验,可以告诉自己,太阳,其实每天都是新的。这一年当中的光阴,有许多相信已经成为被铭记的历史,明明很近,却已经渐远。

还记得去年的这个时候,京城曾用一场元宵前后的冷雪为我们洗尘,今春的南国,却隐然已有谈雪色变的痛楚。环境际遇的变迁,或者都有其既定的推进步伐吧?

三月的广州,已渐有初夏的雏音,北京的寒意,也就在夜半才起,正是乍暖还寒时候。到京城已经好多天了,一切还犹如第一次般凌乱,不是心绪,是我工作的环境。

甫到住地,星级的饭店飘浮着正在装修的油漆芳香,浓烈且刺眼,腾挪交涉之际,便去了一个下午,都来不及欣赏旁边北京站的巍然,天色已晚。

三月三,和南方日报联合做了一场访谈,嘉宾是证券金融方面的专家,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贺强,贺委员因为一个建议印花税单边征收的提案成为红人。股票我不懂,但是贺委员有一些话我还是听了进去。

一个是说不是专业内范围的事情(专家)最好少公开评论,少忽悠广大老百姓。这个我很赞同,当年也有用这话去质疑丢失了手提电脑的钟南山教授。但是话语权这种东西,是不是不能够无知无畏,其实很难两全。也许只有主席这样的胸襟和自信,才敢放言让人家说话吧?

第二个,贺委员批评每个(评论股市的)专家在股市里都是有利益关系的,不过他后来承认,自己也是有炒股票的。可惜的是,我们没能够套出有什么值得投资(机)的信息,对于这些年来炒股的收益,贺强也是保持缄默。有些事情本来很简单,你一想,就变得复杂起来了。对于专家学者,正如艳照门里的明星一样,其实我们一直都有误读。面对鼓吹房价的官商和研究出汽车比自行车更环保的专家,我们需要做的,大概也得依着空仓或是满仓去站不同的队而已,结果不外乎坐轿和抬轿,因为你始终不是庄家。若非要在其中分出什么品质的高下来,是把经济问题道德化了。

其实,昨儿的访谈,最教我震骇的,倒不是嘉宾的宏论,而是现场的墟撼。在我茶水未及周全的时候,腾讯、网易、奥一等同行就先后过来踩场,长枪短炮的遍布了场内场外,那份敬业的精神让我顿起愧色。当时的情景,在隔天的南方报上,想必有详尽的描述了。遥想去年这个时节,还只是隐约的感到网上也有追兵,到如今才领会了汪书记要我们杀出一条血路的深刻内涵。我想,惟如此,网络媒体才能够更好更快的给出自己的定位,焕发自己的品牌价值吧?

再到京城,我们应该交一份怎样的答卷,又能够交一份怎样的答卷呢?我希望是大家的期待有多高,我们就能够走多远。是为题记。:)

随机日志


到此一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