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青博客 : 滿洲里印象


滿洲里印象

其實,即便在身處滿洲里的當下,我對滿洲里的印象依舊模糊。

以前,很多輸入法裏的詞庫都將滿洲里錯成“滿州里”,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尤不能為一個對文字有潔癖的人所容忍。然後,我很容易地就將“滿洲里”和“滿洲”混淆起來。這些,就是我對這個城市最初的認識。

當我從空中逼近這個城市時,就詫異於草原沒有樹木的景觀(後來聽說,這個地方的土質是構成樹木成長的障礙,事物的多樣性很多時候不過是其內在質素的反映而已),緊臨目的地的,是一個不見盡頭的湖泊,寂靜如海。飛機降落之前,幾個簇新的蒙古包整齊的擺在一個矩形方陣中,估計是為遊人就近見識傳說所設。

甫一下機,機場的域外風格撲面而來,小型雕塑凸現於外牆窗上或立柱之旁,置身其中,知中原在遠方。在經過據說是全世界最大的套娃廣場之後,我們來到了滿洲里的中心地帶。

滿洲里的城市規劃非常好,南北東西方向,各五六條街道,就是這個小城在我們眼裏的全部了。小城的樓房外牆全部粉上了紅藍桔等艷色,應該是新近上的色,據說它們的樓齡也就八九年。偶爾能夠見到有髙聳入雲的大煙囪露出來,令人咋舌,只不知是不是還在工作。隨處可見的吊車和地盤工程,似乎在佐證著我對這個城市的新興概念。

除了外牆的亮色,更讓人迷戀的,是這些樓宇各式各樣的屋頂建築,有圓頂、尖頂、椎形、鏤空,雜亂中偶爾對稱,如在方格中寫各式漢字,又好像臨街店鋪上由政府出資統一製作的店名銘牌,拼湊起來,也如七寶樓臺,正好藏拙。到了華燈初上時分,整座城市在霓虹燈的照耀下,配合著城裏的種種特色建築,幻化出來的迷離境像,教人流連忘返。

仲秋時分,溫差已是很大,加上不知是不是來自西伯利亞的凜冽寒風無休止的拂面而來,已可比擬廣州最冷的天氣了。聽當地人介紹,這裏是沒有春秋兩季的,到了九月十五日,這裏就開始通暖氣了。

滿洲里市的常住人口,大概在30萬左右,較諸於內地的一些鄉鎮還不如。地廣人稀,很多時候,其實也是自然選擇的結果。不論是從全球角度還是從中國眼光來看,人口密集和經濟發達程度總成正比。很難想象,一個沒有人口基數的地方,能夠創造出經濟奇跡。從這個角度來說,我們要做的,也許不是計劃生育,而是素質生育。

和其它旅遊城市一樣,這裏有一條長長的步行街,一些商店門口張貼著招聘營業員的廣告,“會俄語”成為唯一的要求,它們與店名上的蒙文、俄文標注一起,體現了滿洲里作為一個重要口岸城市的鮮明特色,“雞鳴聞三國”也因其獨特的地理位置成為滿洲里響亮的宣傳語。城市裏每一家售賣旅遊商品的店鋪裏的貨物,都大同小異。店員向你吆喝的,不外是“套娃、望遠鏡、巧克力”,然後是故作神秘的告訴你,有新到的俄羅斯香煙,至於價格,在中國的旅遊城市,漫天要價和就地還錢早就如惡夢一般,揮之難去。來之前,有同事囑我帶奶酪和牛肉干,超市裏的特色產品也就以這兩樣為主,雖然貴點,較諸商販的狡黠,我還是喜歡明碼實價的相對公平。

滿洲里是一個美麗的地方,這裏有廣州不常見的藍天和白雲,有小城特有的慢節奏的休閒舒適。但是美麗的地方,通常不適合我們這些早已習慣城市污濁的人群。即使是身臨其境以為艷羡,也難以改變我們虛偽的人生態度。

圖見:http://bbs.southcn.com/viewthread.php?tid=353234&extra=page%3D4

随机日志


到此一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