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青博客 : 梁惠王章句上(之二)


梁惠王章句上(之二)

孟子见梁惠王,王立于沼上,顾鸿雁麋鹿,曰:“贤者亦乐此乎?”孟子对曰:“贤者而后乐此,不贤者虽有此,不乐也。《诗》云:‘经始灵台,经之营之,庶民攻之,不日成之。经始勿亟,庶民子来。王在灵囿,麀鹿攸伏,麀鹿濯濯,白鸟鹤鹤。王在灵沼,於牣鱼跃。’文王以民力为台为沼。而民欢乐之,谓其台曰灵台,谓其沼曰灵沼,乐其有麋鹿鱼鳖。古之人与民偕乐,故能乐也。《汤誓》曰:‘时日害丧?予及女偕亡。’民欲与之偕亡,虽有台池鸟兽,岂能独乐哉?”

【随译】
孟子来到花园里拜见梁惠王,梁惠王站在水池边,看着满园鸿雁麋鹿,顾盼自得,忍不住问孟子:“像您这样有贤德的人,也会享受这样的快乐吗?”孟子回答说:“只有有贤德的人,才能(让国家安宁,从而)体会到这样的快乐,不贤德的人,即使拥有这样的风情,(终不免亡国破家,为人所夺,)是不可能以此为乐的。《诗经·大雅·灵台》中写道,‘开始规划筑灵台,经营设计善安排。百姓齐心共兴建,不日完成速度快。君王规划不着急,百姓如子踊跃来。君王来到园林中,母鹿安逸不惊慌。母鹿肥美性温驯,白鸟秀美羽如雪。君王来到池沼上,但见满池鱼欢跳。’周文王虽然以民力建高台挖深池,但百姓却以此为乐,还把文王的台池称为灵台、灵沼,希望它们能够得到神灵的庇佑,让文王有更多的麋鹿和鱼鳖相伴。古时贤能的君王能够关爱百姓,与民同乐,所以才能够得到百姓的爱戴,也因此获得真正的快乐。而夏桀却正相反,为政残暴的夏桀曾经狂傲地说,‘我有天下子民,就像天上有太阳一样,太阳怎么会灭亡呢?太阳灭亡,我和我的子民才会灭亡。’但民众对他非常怨恨,大家都诅咒他。《尚书·汤誓》上就记载着这样的话,‘你这个太阳什么时候灭亡呢?我宁可和你一起去死!’民众恨不得与他同归于尽,那他纵然有高台深池、珍禽异兽,又怎么能够独得其乐呢?”

【笺注】
1、贤者:或是梁惠王称誉孟子之辞。
2、亟(jí):急,疾。
3、麀(yōu):母鹿、母兽。攸:用同“所”。
4、濯濯:肥而光泽貌。
5、鹤鹤:《诗经》作“翯翯”,鹤、翯二字同源,羽毛洁白润泽。
6、於牣(wū`rèn):於,语首助词,无实义。牣,满。
7、《汤誓》:《尚书》中的一篇,记载了商汤讨伐夏桀的誓师之词。
8、时日害(hé)丧:时,是,这个;害,通“曷”,何。据《太平御览》卷八三所引《尚书大传·殷传》记载:伊尹入告于桀曰:“大命之亡有日矣!”桀哑然笑曰:“天之有日,犹吾之有民也,日有亡哉?日亡吾乃亡矣。”是以伊尹遂去夏适汤。
9、予及女偕亡:我和你同归于尽。又,东汉人赵歧认为,“……桀为无道,百姓皆欲与汤共伐之,汤临士众誓,言是日桀当大丧亡,我与女众俱往亡之。”即我和你们一起去把夏桀灭掉。

这章的主旨在“贤者而后乐此,不贤者虽有此不乐也”。孟子分别引用了《诗经》、《尚书》上的例子,说明周文王能爱其民,所以民乐其乐,而文王亦得以享其乐。而夏桀独乐而不爱恤其民,则民怨之而不能保其乐也。

随机日志


到此一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