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青博客 : 在所当在 为所当为


在所当在 为所当为

岁末年初之际,广东“两会”报道正酣时节,辗转被成为南方报业年度记者。几经推托,未能易人。不为矫情,实是彷徨。但我其实深刻明白,网站把我推到前台,这份荣光并不是属于我个人,这是南方网融入集团的阶段性成果,承载的是对我们整个团队共同努力所取得的成绩的充分肯定。

 

上世纪末首触互联网,琳琅满目,如入宝山,教人欣喜若狂,以为找到了灵魂驰骋依归的所在。本世纪初入职南方网,更是彻底终结了“太阳底下无新事”的箴言,得以持久的热情沉醉在竟日簇拥追逐的新鲜感中,想必这就是幸福的感觉了。

其实,我有三个关于职业规划的憧憬:程序员、教师和医生。只是或囿于现行教育体制的弊端,或限于客观环境的困扰,或因了自身心智的障碍,至今仍止于憧憬。然而,踏足网络传媒行业之后,蓦然回首,却似正应了我的宿愿:有笔如刀,参差可以传道医人;而网媒前端页面的尽情表达,更是离不开程序代码的应用支撑。况味其间,宁不快哉?

网络媒体虽然在出道之初,就被誉为“新媒体”和“第四媒体”,但是长期以来,一直在媒体权威性和内容原创性方面备受呵责。也因此故,投身其中,让我倍感压力。较诸于科班出身的同行,我的专业基础或有缺如,所幸凭借年少时阅书无数攒下博闻杂学的知识底蕴,不致为单一行业、单一领域所局限,服务于网络传媒的开放性,反而更显游刃有余。为了“杀出一条血路”,我更是时刻守望,从不敢有丝毫懈怠,小心游刃于蛊惑和管控当中。

我一向自命为纯粹的左派,对于新闻理念有着自己的理解和坚持。记得当日某突发事件现场,有拉起一条黑南方网的横幅,大院内某传统媒体同行迅速在网上发声和南方网进行切割。围观之下,我其实蛮鄙视这样的智商人品。所谓坚持,许多时候不过是蒙昧无知的代名词而已。而理论、主义之争,也不外是利益和话语权之争。当然,毫无疑义的,这并不影响我们有所坚持。需知新闻工作要有激情,但是冲动和投机不是激情。文不能载道,不过若“缘木求鱼,虽不得鱼,无后灾”,但做新闻而不讲政治,反以之求于诡,以“理想”对抗现实、国情,缺乏冷静、客观、理智的处理手法,自不免沦为友邦家奴。

 

在当年“非典”肆虐时节,由于传统新闻媒体的慎重失语,城中有关这一“怪病”的各式信息和说法,终就演变成铺天盖地的谣言,并且引发了一场遍及珠三角地区的抢购风潮,当时板蓝根、白醋的价格上涨了几十倍,恐慌持续高调蔓延。我和我的同事经过对网上舆情发展趋势的研判,认为在这个时候,老百姓需要的是一个来自政府部门的权威信息。当晚,南方网请来广东省防治“非典”专家组副组长黄文杰博士就“非典”问题作现场网上直播,通报有关情况,并回答了人们的各种疑问,通过网上访谈向社会呼吁“非典可防、可治、不可怕”。随后,整个市面开始回复平静,正是由于我们在正面渠道的发声,事件开始呈现出有序和可控的良性态势。这一次,我们的报道速度不仅快过报纸、广播、电视等传统媒体,而且一路领跑,修成权威。

由是,我们的直播访谈栏目一炮而红,成为广东历次网友问题交办会的指定直播单位,成为广东省委书记、省长上线与网友交流的指定直播媒体,并进而成为广东省委、政府、人大新闻发布会的当然直播平台。今日广东几乎所有重要的时政现场,我和我的直播团队都是当然的存在。权威是什么?权威就是第一手的信源,是真相最早的发现和发声。网络媒体在权威性公信力方面或许未尽强势,但我在职的南方网,从建网之初就与众不同!

 

窃以为,做网络新闻,创意和品味也至为关键。如何在创新新闻整合播报中,用尽心思去出奇制胜,把千人一面的新闻素材做出自己的独特风格来,一直是我不懈的努力方向。

我是内容为王的坚定信仰者,而知识的储备积累对内容扩展的功用不言而喻,这可以帮助我在编辑每一条新闻的时候,都能够把新闻当作专题来做。与传统媒体相比,网络媒体不会囿于版面所限,其阅读的无限延伸性正合网编大作文章。记得在摘编一条讲述女子模仿电影《本能》的情节,于亲热后杀死男方的社会新闻时,我首先链接了多条相关新闻,同时,出于本能的反应,我联想到了自然界中有着“同样”奇异性行为的蜘蛛、螳螂,于是进一步配发了延伸阅读文章,并插入一幅螳螂交配图,完成了从负面社会新闻报道到生物学科普文章的华丽转身。事实证明,发挥好网络媒体版面无限制的平台优势,打破单一领域的报道模式,对于提升网站粘度和网民忠诚度有着莫大的帮助。

网络媒体的海量信息储存和回放功能,在很大程度上,帮助我们在为节日、纪念日乃至一应新闻专题本身的整合提供了远超传统媒体的功力。而拥有网络媒体从业资历和程序员技术背景,令我对新闻内容的整合尤显称手。在中国共产党建党周年之际,我编制的献礼专题,正面宣传了一批在中国共产党成长岁月中涌现出来的可歌可泣的普通平凡的共产党人的光辉事迹,由于专题内容翔实丰富、生动感人,转载者众,该专题亦受到了中宣部新闻阅评的关注和肯定。在毛泽东诞辰120周年之际,为缅怀主席的历史功绩,表达我们深切的怀念之情,我深度挖掘和整合了南方网的信息资源,汇集了毛泽东在各个历史时期的经典镜头近两百余幅,编制成《伟人毛泽东风采》图辑。专题中一些珍稀图片的挖掘过程,就有利用到各色搜索引擎和中外文的种种组合翻译,既得益于论坛、博客的穷举,也有涉及到各类文献网站的贡献,说来似乎只是细致用心而已矣,腾挪之间,却也尽显技巧不乏刺激。当最终遴选出的精彩瞬间,足以展现一代领袖波澜壮阔的人生轨迹时,终于可以长舒一口气,成就出网络媒体中,迄今最为齐全的毛泽东经典图片集。

 

网络传媒的交互性,让我们得以与受众作最密切的沟通交流,因而亦能够编写出更接地气的新闻作品,从这个意义上说,网媒无疑是践行“三贴近”最为彻底的新闻平台。当年广东九江大桥发生坍塌事故之后,事故鉴定发布会现场专家突然离场引发广泛质疑,网络上迅即弥漫起针对政府和交通管理部门的批评言论。注意到这一情况,我当即提交报告,建议有关部门出面在线解答网民疑惑。很快,我们就邀请到事故鉴定小组的多位成员,就事故的技术安全鉴定和打捞进展工作,坦诚而透明地直面网民的质疑,让公众能够全面、正确地了解和理解事件原委,澄清了网上猜疑,进而对政府的下一步工作予以支持。有关新闻、评论稿件旋即被几乎所有商业网站及一些地方新闻网站转载,影响积极正面。对于这一突发敏感事件的处理,我以主动、权威和完善为要求,成功地扭转了早前网上舆情的负面趋势。

网络门槛的不断矮化,和主旋律在网络论坛的经常性缺位,致使网络舆论难免极端。现在只要发生一点什么事情,我们就喜欢归咎于制度体制,即使这是事实,可是问题在哪里?仅在于制度?连道德滑坡也缘于制度?我曾经以“国民性成就领导层,还是领导层导致国民性”这一命题就教于方家,识者一哂而过。如果大家在网络论坛中只是热衷于转发一些坊间流传的社会悲情故事,对于事件的背景、真伪全然不管不顾,津津于给政府抹黑,给社会添乱,甚至于唯恐天下不乱。这样的网络,又是谁家的天下呢?我们还要不要承认主流?承认国家实力、人民生活水平的大幅提高和仍在不断提升这些基本事实呢?有见及此,我以为最近展开的打击网络谣言活动,实在是来得太迟。作为一个传媒人,如果连客观反映这样一种蒸蒸日上的社会现状都做不到,却津津于阴暗面(不是揭露!)带来的意淫快感,让纸上、网上“社会”深陷不堪,这显然有违记者的职业操守,更不是我从业的初衷。

但是,怎样去弘扬主旋律,怎样让我们的网络传播如春风化雨、润物无声呢?大抵不外是彻底摒弃高大上的文风,还原出报道对像血肉丰满的人生人性。党的十八大召开前后,我把采访的目标盯上了来自基层的党代表,为了深入挖掘他们的内心世界,我们走进甚至参与到他们的生产生活中。比如采访社工代表,我们就以工作人员的身份一起参加社区服务活动,体验志愿者的酸甜苦辣;采访基层民警代表,我们就跟着一起巡逻、走访;采访海关关员,我们在白云机场蹲守到深夜……在策划推出“中国梦·我的梦”专题时,我们更是把目光投向了普通百姓,通过走访不同年龄段、不同行业的百姓,用他们或朴素、或宏大的“中国梦”,以及为实现自己的中国梦而作出的不懈努力,串联起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人的梦想历程。通过深入基层去体味社会,采写出来的这些充满正能量的文章,就愈显鲜活、富有生命力和感染力,也就不难走近读者,与网民产生共鸣了。

其实,多年的网络媒体从业经历,并没有动摇我对传统文化的执着迷恋和对互联网自由共享的疏离认识。事实上,我很庆幸自己有机会在这个激流回旋的网络时代中,在网站高层的期许和宽容底下,让我能够在许多极富争议性的人物和话题中,得以尽情地放纵表达。相信自己在可见的将来,仍会记得用文字和图片来坚守,去见证和创造我们的历史。

[原文刊发于2014年《南方传媒研究》第45辑年度记者(2013)]

随机日志


到此一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