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青博客 : 雨过三清山


雨过三清山

正是初夏时节,应一点闲情,舟车过访三清山。横亘于江西上饶的这处道家福地,历来以峰石雄奇和景致空灵而著称,传说山中玉京、玉华、玉虚三山峰,酷似道家最高尊神玉清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太清道德天尊凌空虚立,三清山得名即缘于此。

古人曾诗赞三清山:七十二峰尽奇景,不是黄山胜黄山。山中长年云雾缭绕,自有神仙气派。唯因此故,当地人都说,要想看清三清山,至少得三上三清山。此番际遇,恰逢雨季,一路行走,云遮雾罩,欲管窥而不能得,可见传言诚不我欺。

甫过天门,拾级扶摇而上。三清山上路,早有前人铺好,台阶倚壁而建,一侧悬崖,一侧峭壁,峭壁上间或裸露着些许不规则的圆洞,似在提醒着游人道所从来,又有些人定胜天的意味。方抬头处,见半空中五彩斑斓,却是山上游人着各色雨披,踩在云上,自成仙境。因着山势陡峭,行不多时,便已青衫尽湿,呵气成雾。其时人群中已有不堪攀爬苦累的,免不得行停往复,望山神往。也有黄发垂髫,键步其中,宛如得道。间中有挑夫负重上路,不疾不徐,浑身上下透出的坚忍稳健,教人凛然,催人奋进。

渐行渐深处,便云也无从住。触目所及,不过十余米光景,雾起苍茫。在云雾之间,一座磅礴砚台悬空而立,诡异非常,却又被浓雾在边缘处勾勒出半边山景,如神仙画卷。山上松竹樟柏,翠色欲流,挺拔则傲然独立,舒缓如运交华盖,又有些姿态张扬如龙爪舞动,恬静似处子温情。行不多时,忽见一座山峰,被其下一块巨石款款托起,峰石之间,界线分明。奇峰之上,青苔点缀,草树丛生,恍若天地之中一大盆景,人在其中,却不知被谁赏玩。

行不半天,天色一时清朗。却见半山之上,群鸟全不惧人,有画眉三五成群,高视阔步,展翅低徊;相思落单,虽拥黄含翠,却顾盼流连,知向谁边;林中更不时传来一串鸟鸣,叽哩咕噜,自有欢喜意。正合心旷神怡,突然想起那板桥煮鹤焚琴,煞他风景之时,是否深得道法自然真意?

绕行东西海岸,虽然因了天气缘故,无缘山色雄奇风光,到底是仙家境地,一人独步,俯仰之间,都在云里雾里,虽是小人物,却有凌云志,行走其中,不免有得道旨趣。偶遇三五闲人携美同行,纵是相逢不识,心中也是欣然,以为吾道不孤,又觉大道至简。譬如此山,前人已然开了多条大道,我辈俗人,沿路而行,终有可至。纵有那大智慧者,能够开山劈路,另辟蹊径,甚或使“乘桴浮于海”,亦不免殊途同归。

其时雨势愈大,雾气更浓,开始就坡而下。只是下山之初,可以疾于一时,却因山高路险,累行不可持久。一时以行百里者半九十自况,一时将目标分段以自励,一时作望梅止渴想以自欺,如是往复,两股战战,脚下虚浮,隐有羽化之势,自觉和三清山更趋天人合一境界。好不容易熬到山脚,回首三清山,但觉此身画图里,天人依旧两茫然。

随机日志


到此一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