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青博客 : SOHO电脑人的一天


SOHO电脑人的一天

SOHO即Small Office and Home Office,工作时间和强度都极具弹性,工作的地点是在自己家里,工作的内容就是自己的兴趣所在,工作的所得也足以“小康”,这样一份让很多人羡慕不已的工作就是念青现在的职业。而所有的这一切,全因为有了神奇的网络,在这个能够让人自由穿梭的色彩斑斓的世界里,我想不出还有什么理由可以让人不赞美生活。

和许多人一样,念青一开始也有一份“正常”的工作,也要朝九晚五,打卡签到,要面对单位里复杂的人际关系,要做许多自己并不喜欢做的事情。当我从三维世界迈进第四维空间,在网络上驰骋的感觉让我觉得前所未有的自由。尽管很多网民对“冲浪”的说法颇有微词,以为应该换成“龟速”,念青就以为啊,能够在瞬间就来到北京南京,欧洲美洲,哪里是我们在三维世界里可以做到的呢?

很快我就发现网络可以给我生活的全部,网络就是我的生活!于是,念青毅然加入到SOHO电脑人的行列中来,在浩瀚的网海中成就出一道独特的风景。SOHO一族和上班一族最大的不同,想必就是可以自由地分配自己的工作时间了。在大伙儿愈来愈有个性的今天,SOHO肯定是这个世纪的潮流工作方式哦。想知道我们这一群的一天是怎么度过的么?下面就是在新世纪平凡的一天念青平凡的生活,不过念青可不是每一天都这样度过哦。:-)

9:30,春眠不觉晓,太阳晒屁股。新的一天开始了,第一件事当然是打开电脑。塞一张王杰的《向太阳怒吼》到CD-ROM里面,一边享受着王杰的落寞,一边飞速地浏览着刚收下来的新闻标题,找寻着感兴趣的话题。信息时代连新闻都多起来了,悠闲如我对着这天下大事,也只敢作取一瓢饮状。望着每天都要面对的形形色色的伊妹儿,我就想起那次发伊妹儿给身在美国的同学的事,按下鼠标不过三分钟时间,念青竟在屏幕上看到了回信!这么一会儿功夫就跑到地球对面打了个转回来,和孙悟空的一个筋斗云大概也差强相拟吧,就凭这咱也该赖在网上不是?

10:00,庭前花开落,网内风景殊。看完三维世界里发生的事情以后,是时候看看各大知名软件网站有什么更新了,和许多网络发烧友一样,疯狂的下载也会带给念青快意的享受。虽然我用的电脑永远落后时代18个月,但是念青电脑里面的软件就时刻站在时代的潮头,其实这里面有很深刻的现实意义。硬件的升级需要坚强的金钱来支持,而共享软件大多都提供三十天左右的试用期,三十天过完以后,软件的下一个版本又出来了,为了引领时尚当然得继续试用新版本啰。对于那些超级好用的软件,我都会第一时间介绍给广大读者,念青的敬业精神可是有口皆碑的。

10:30,荧屏方寸间,天涯咫尺处。通常到了这个时分,ICQ和OICQ的人就会渐多起来,各种大会小会在没有主持人的情况下持续召开,大伙儿的思想也因为不断地交流得以日益壮大。念青虽不是什么网界名人,不过这俩“Q”列表上的常驻名单还总有那么好几十个,他们大多是念青的知己良朋和工作伙伴。和这群身处五湖四海的网友在一齐,可以分享生活的趣事、探讨有关计算机的问题以及协调工作的开展。事实上,念青所作的每一篇文章,从缘起、立意、编排、修改乃至成文,都有赖于和各路大小编们的思维碰撞来产生灵感。网络让我们可以打破工作的地域界限,编辑和作者、读者之间可以如此方便地交换意见,真是我们这些“自由撰稿人”的福气。

11:00,温故而知新,宁不一乐乎?一些体积乖巧的应用软件这时大都已经成功下载了,有些什么新的功能和改进,当然得先睹为快了。作为一个软件追星族,念青也会经常将软件使用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和希望获得的新功能及时反馈给设计者,同时这种互动性也会使得文章的层次愈发的丰富起来。比起操作系统来说,我们在软件方面的选择要大得多了,要实现一个功能,随手就可以拈来十个八个,比较它们的差异真是一种享受。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中国共享软件得到了迅猛的发展,让我们这些电脑人感到由衷地骄傲。念青在学习这些软件用法的同时,也时常为国内共享软件存在的一些现象感到担忧,像电子书库类软件重复开发造成的资源浪费,某知名国产断点续传软件的界面竟无一字是中文的“假洋鬼子”嫌疑,以及购买软件的“习惯”远未形成对软件发展带来的冲击等等,想必这一切都已随着新年的钟声成为历史了吧?

12:00,天上云舒卷,敲键日当午。工作了一个上午,是时候为自己准备一份舒适的午餐了。沏一壶香茶放在鼠标旁边,念青就直奔湛江聊天室而去,念青是这里的知名大侃。专家说内向的人最喜欢泡在聊天室了,看来专家总是对的。记得刚上网不久,念青就迷上了聊天室的气氛,为此念青还专门写了一篇关于各地聊天室比较的论文,得出的结论是速度和人气都是“风景这边独好”。你大可以在聊天室向陌生人说掏心的话,而不用担心他会打小报告。和三五知己相约畅谈足称网上快事,和萍水相逢的人一见如故更是让人觉得古风犹存。真情的付出往往会获得同等的回报,这也是念青ICQ列表上的朋友一天比一天多的原因。
在聊天室发言的同时,念青也不忘开个mIRC或者到MUD里面打个转,炫耀一会儿技巧和听一听大家对“大侠”的问候,可以满足一下念青小小的虚荣心,体会一番“网虫”的感觉。

下午2:00,在随后的两个小时,我会着手整理国内IT界发生的新闻,它们的来源大多源于各IT公司发过来的新闻稿,这些都是以前通过E-Mail联系的结果。我需要做的只是求证一些事实,加上自己的评论文字,在4:00以前按不同的种类分别Mail给各大型网站的编辑,这将会帮补一下我的上网费用。令念青觉得不太滋味的是,国内不少新闻网站常常招呼都不打一个,就将它们摆在了自己的网站上,还故意漏掉了念青的名字。

下午4:00,在晚饭以前的这段日子,念青会出没在各大BBS、社区、新闻组里。想想看,在这些地方能够找到难以数计的与你有同一兴趣的网民,你的发现、见闻、需要和问题在这里可以很快地传播开去,也可以很快地得到许多人的呼应,这是一件多么让人兴奋的事情?事实上,有不少老资格的网虫活跃在这片万维网之外的世界,他们把自己的知识和才华无私地奉献给大家,正是这群精力充沛的网络卫士支撑起这一片有情天。当然,为了维持在这里的江湖地位,我们偶尔也会来点小动作——认真地灌水和飙信,这也是为网络建设作贡献嘛。

晚8:00,月上柳梢头,笔共嫦娥舞。泡了一天的网,是挤文章的时候了,介绍白天找到的新、奇、好软件或者是直面编辑约写的题目用功。念青早已鸟枪换炮,很久不用笔杆子写东西了,不过思维仍是跟不上敲键盘的速度,看着别人下笔如有神助的样子,我只能用“慢工出细活”来安慰自己。作文是念青生活的来源,念青的敬业精神可是有口皆碑的(要扫除一切烂番茄),虽不敢说“铁肩担道义”,但在三毛自杀以后,我是把文章当成做人来作的。

晚10:00,圣人早有明训,学习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而电脑技术更是一日千里,身处这个圈子,容不得你有一丝儿松懈。所以不管春秋冬夏,我都会抽出一个小时学习。过去的一年,Linux热潮席卷神州,念青自是不甘人后,苦心研究,到如今已有小成,成果散布国内外大小网站和刊物。Linux代表着一种自由的精神,从DOS年代开始我们就被别人牵着鼻子走,到如今大家的电脑里面都闪动着Windows的桌面,因为我们没有选择。这常常令我想起一篇科幻小说里的情景,一个荒凉小岛的特定天气情况通过网络传到某个国家以后,他们的电脑系统全部瘫痪了,这仅仅是因为这些系统早就被人做了手脚。在我们不断升级电脑的时候,当我们越来越离不开电脑的时候,难道我们不应该做点什么吗?

晚11:00,夜已渐深,在睡觉以前,我会处理今天收到的伊妹儿,该回复的回复,要删除的删除。写好的文章也会趁这时作最后一次修改,然后mail出去。最后,把今天的心得丰富成主页的内容,这可是增加浏览量的重要保证。每每看着主页上的计数器缓慢上升的时候,心里头甜得就像灌了蜜糖似的。你要是得便的话,别忘了来坐会儿,说不定还可以交一朋友呢。好了,我先去睡了,明儿见哦。

注:是文发表于《电脑报》2000.2.21第48版。部分内容未经念青同意就被删除了,此处是较为完整的版本。

随机日志


到此一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