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青博客 : 网上有情天


网上有情天

我是从1998年初开始触网的,对互联网可以说得上是一见钟情,到现在几乎一天到晚都挂在网上就是一个明证。仿佛要通过网络来证明着自己的存在似的,以至于朋友常常笑我早已超越了“网虫”的境界。

虽说网络每天都是新的,网络最初带给我的震憾还是随着时间的飞逝而渐趋平淡。如今遨游在漫无边际的网海,从冰冷的电话线那头传过来萧索更加弥漫着无穷的寂寥,一如生活中发生的其它事情不能使我再起涟漪。

可是不管跑得多远,总有一个地方让我魂牵梦萦,总有一个地方不停地在我心底深处呼唤。只要一有空,我一定会回来小坐一下。这里就是湛江碧海银沙聊天室网站,我得庆幸自己在触网之始就能够接触到这个网上天堂,天知道,我在网上的成长和生活与她是多么的密不可分。

在这个聊天室大院里面分门别类的有近百间厢房,再不用为找不到志同道合的网友而发愁。而且只要你愿意,也可以自己建一间聊天室。网站的稳定速度和对对话刷新的处理方式都是一流的,我想这也是碧海银沙时时刻刻都聚集有成百上千人的缘故吧。

现在网络上的信息量比起以前来说自不可同日而语,可是不管怎么说,还是难以让我找到互动的感觉。而在碧海银沙里面,面前的屏幕似乎也变得格外的有人情味。当我在网上逛得累了的时候,一定会躲进“海阔天空”里面放松一下自己;当我遇到电脑或者网络上的疑问时,就常常来到“技术论坛”或者“南邮电脑”,和热心的网友切磋一番,自会豁然开朗;如果兴致来了,我或者会跑到“特约聊天室”的“红楼青衫夜读诗”里和网上诗友们即席唱和一番。

告诉你,在“红楼”里可是活跃着不少真正意义上的诗人和准诗人,不时传出的佳句只怕要让古人都点头呢。许多个没有星月的夜晚,我都会和“红楼”的常客在这里开一场别开生面的网际诗会。通常会由出口成章的“.”先来一首,接着才华横溢的某会题一篇,正是指点江山,意气飞扬,成就起“红楼”的段段佳话。写诗写得累了,或者会贴一段东坡的豪迈、歌一曲容若的柔肠,在现代的时空里评点古老的文明,不知又有多少唏嘘;闷得慌了,还会弄一些旧时绝对出来再翻新意,有一首古对是这样子的:“门前几抹翠竹,谁家《庄子》; 墙上一行墨字,哪个《汉书》”,其中的书名都是一语双关,可谓妙联。红楼的好事者就拿出了这样的对子:“囊中数钱银子,敢上《红楼》”,趣怪的如“眼前万朵红花,莫非《鬼谷》”,工整的像“鬓角一缕白发,几度《春秋》”就更被红楼人广为传颂了。

碧海银沙聊天网站里的故事说起来可能要比《一千零一夜》还要有味道,在现实生活中我们绝对享受不到这样的聊天乐趣。在网上我不会有面对陌生人的尴尬,我有时甚至觉得置身在一堆雄辩的演说家和天才的诗人当中,更让人觉得陶醉。8-)想想看,个中红颜如玉、妆容胜雪不知凡几,叫我怎么能够不爱上她呢?

网上的聊天室不下千万间,只有这里才是我最为留恋的胜境。

是文发表于《软件报》2000。

后记:
经营是一件极其痛苦的事情,而明天的不可知,更是让人黯然神伤。
曾经在一个聊天室成就许多故事,故事完结的当儿,便也远远的不肯再亲近。可是这也不会令我有心情再踏入第二种聊天去处。
是不是真的会有一些情愫可以永远?还是总有一些人事我们不肯割舍?
很久以前就已知道,一人一事,原本是无关大局的。

随机日志


到此一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