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青博客 : 邬凤英:政府的沉默预留了谣言空间


邬凤英:政府的沉默预留了谣言空间

  解釋是非常重要的。從某種意義上說,政治其實就是解釋政治本身。政府不解釋,民間就要解釋,政府的沉默在很大程度上為一些不負責任的言論預留了空間。而政府的施政要順利進行,就必須要取得公眾的配合,在這種情況下,”解釋”就成了政府的一項重要職能。

  和中央政府在這個問題上的清醒認識不同,一些地方政府在這個問題上顯得遲疑。不久前,某大城市出台了一份《關於進一步加強和完善政府系統新聞發布會和新聞發言人制度的通知》,通知規定:”對社會公眾關注的熱點問題或新聞媒體報道的敏感話題,需由市政府新聞發言人出面進行輿論引導或事實澄清的,由市委宣傳部提出意見、審批把關或根據市主要領導批示進行。”可以想見,待這套程序完整地走完了,已經是謠言滿天飛了。

為公開新聞發言人聯絡方式叫好

鄔鳳英

 

  12月28日,國務院新聞辦公室首次對外公布了國家機關現有全部新聞發言人的名單和通訊聯絡方式,這份名單涵蓋了外交部、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和公安部等62個已經建立起新聞發布制度的國務院部門,共有75位發言人”榜上有名”(據12月28日新華網)。

  筆者認為,這一舉措帶來的最大變化,就是在很大程度上保証了政府傳播出的信息是公眾想知道的,而不單單是政府想”宣傳”的。如果這一舉措及其配套措施能夠落到實處,必將會帶來政府和社會雙贏的結果。

  這是因為,今后一旦發生了和這些部委有關的突發事件,任何一個記者都可以在第一時間聯系到該部委的新聞發言人。無疑,發言人的解釋要圍繞著記者的提問進行,由於許多媒體的經營和生存方式已經市場化了,這就決定了記者必須盡可能地提一些公眾關心的問題。當然,政府並不是完全被動的,正相反,這一做法在客觀上有利於政府感受社會公眾的脈搏,及時解釋政府的立場,並佔領輿論的制高點。

  解釋是非常重要的。從某種意義上說,政治其實就是解釋政治本身。政府不解釋,民間就要解釋,政府的沉默在很大程度上為一些不負責任的言論預留了空間。而政府的施政要順利進行,就必須要取得公眾的配合,在這種情況下,”解釋”就成了政府的一項重要職能。公布發言人的電話號碼,為政府能夠及時地對公眾進行解釋提供了方便。

  和中央政府在這個問題上的清醒認識不同,一些地方政府在這個問題上顯得遲疑。不久前,某大城市出台了一份《關於進一步加強和完善政府系統新聞發布會和新聞發言人制度的通知》,通知規定:”對社會公眾關注的熱點問題或新聞媒體報道的敏感話題,需由市政府新聞發言人出面進行輿論引導或事實澄清的,由市委宣傳部提出意見、審批把關或根據市主要領導批示進行。”可以想見,待這套程序完整地走完了,已經是謠言滿天飛了。

  當然,要讓新聞發言人充分發揮解釋政府立場的作用,僅靠公布電話號碼是不夠的,還需要有一系列的制度跟進。比如,可以通過法律的形式做出規定,新聞發言人該在什麼情況下發言,發什麼言,怎麼發言,對誰發言,發言的后果如何承擔,等等。隻有消除了發言人對發言后果不確定性的擔心,新聞發言人制度才能真正起到其應有的作用。

 

  每年公布发言人名单将成制度(新闻)
  据报道,12月28日,国务院新闻办举行本年度最后一次新闻发布会,首次集中公布了62个国务院部门新闻发言人的名单及联系方式。
  据介绍,目前我国三个层次的新闻发布体制已基本建立,在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中,20个已经建立了新闻发布和新闻发言人制度。62个国务院部门建立了新闻发布制度,设立了新闻发言人,成立了工作班子。从现在起,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每年将公布发言人及其工作机构的通讯方式。国新办副主任王国庆也就此指出,”新闻发言人不应只是在新闻发布会上面对记者,而是在任何时候都应该面对记者”。

 

  新闻发言人应具备”新闻”意识(求是)
  在公共信息公开、建设”透明政府”的大背景下,各级政府设立新闻发言人的好处和必要性不言而喻。通过权威的新闻发言人的声音,避免了”小道消息”的传播,保证了媒体和公众的知情权,促进了政府工作的透明度。
  但是,对政府部门而言,”新闻发言人”还是新生事物。所以,此前不时有各地开办新闻发言人培训班的消息传出。而且,很多培训班聘请了国内有名的”新闻人”来讲授课程。这或许意味着,新闻发言人开始更多地被灌输”新闻”意识;而有没有新闻的知识和素养,是一个新闻发言人是否称职的主要考评标准。
  但是,人们往往把新闻发言人的作用局限于对政府工作的改进上,认为这样做可以使政府工作公开、透明。其实还有一个重要方面,就是要把”新闻”理念更多地引进新闻发言人制度。新闻发言人不仅要对本部门的工作负责,更要对发生的”新闻”负责,对公众负责。
  虽然新闻发言人有别于传统的”新闻人”,但在如何对待”新闻”方面,二者还是有很多的相通之处。新闻发言人要在工作中努力保证”新闻”意识的贯彻。
  一是新闻的时效性。这就对新闻发言人信息发布的时间提出了要求。国务院新闻办副主任王国庆已经表态,新闻发言人不仅是在新闻发布会上面对记者,而且在任何时候都应该面对记者。如果此话落实,就意味着今后政府各部门将与媒体记者建立经常性的联系,以保证公众获得信息的渠道畅通无阻。这种新闻发布时间的”提速”以及经常性的联系机制,无疑为新闻尽可能快地传播到受众创造了前提。
  二是新闻的”客观性”。新闻是”客观事实”的反映,这要求新闻发言人尊重事实,原原本本地公布事件真相。尤其是突发的恶性事件,有些政府部门认为”家丑不可外扬”,所以也就要求”自己”的新闻发言人要么闪烁其词、答非所问,要么干脆对提问”无可奉告”,这与新闻的原则背道而驰。我们注意到,相关人士也充分认识到这一点。如湖南省政府新闻办公室主任孔和平所说:”不少政府官员对媒体有一种畏惧心理,认为言多必失,事实上建立新闻发言人制度,将方便媒体通过权威、公开、正规的渠道获取新闻信息,有效地引导舆论,树立党和政府的良好形象。”
  摘编自《大河报》12月30日 文/陈飞

 

    PS:日前还有一篇文章提到,各个电话要么打不通,要么打通了是秘书接,说是领导很忙云云。至为反讽。因和主题无关,懒得去找了。

随机日志


到此一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