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青博客 : 从总把“令尊”作“家严”看提升国民国学素养任重道远


从总把“令尊”作“家严”看提升国民国学素养任重道远

6612月2日,“2009南方·华人慈善盛典”颁奖晚会在广州举行,南方电视台、南方网等媒体进行了全球直播,意蕴悠长。当上届慈善人物奖得主曾宪梓博士坐在轮椅上向杨澜女士颁发“慈善明星奖”时,迎来了整场晚会的最高潮。杨澜女士在随后的获奖感言中表示,自己做公益是有私心的,作为一个母亲,要用言传身教来给孩子们最好的教育。全场再次掌声响动,仿佛手有余香弥漫。

晚会的最后一个奖项“慈善纪念奖”是颁发给已故的林伯欣先生的,代表林老先生领奖的是其夫人林余宝珠女士以及儿子林建岳先生。透过巍然于台上的林氏母子,我们仿佛看到了林老先生急国计民生之所急、永不言休的身影。

这时候,身兼当晚晚会主持人之一的杨澜女士问同样做过很多公益事业的林建岳先生,“我想知道先父他的慈善义举和他的胸怀对你来说有什么影响?”现场闻者如我不禁为之动容,好在林先生或许一向以做善事为己任,淡然以对,舞台上下在初冬时节也觉和若春风。

当是时也,我首先想到的是那个问候人家“家父”的央视主持,据说“家父”不是一个人在犯错。这件事情的悲哀,是竟然会有那么一群有点学识的人,强作解人,把个“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古训抛到九天云外去。虽然,这是国学自“五四”以来日渐式微的当然结果,但某也不愿似余少镭般仓促造字,且付印刊行,遗祸之深,后来可鉴。

殷鉴不远,集“美丽、优雅、智慧”于一身的晚会主持人杨澜女士(当晚另一男主持人语)又把“令先尊”当成了“先父”,身负语言文化传播重任的主持人,如影隨形的一再栽在老爸身上,不但令到母亲的言传身教大打折扣,更彰显出提升国民国学素养的任重道远。

某虽不才,斗胆在这里指教一下一群总爱把“令尊”当作“家父”的诸君一点常识,也好在故作斯文时不至倏忽露馅,算是后学身体力行公益事业的一点心意。顺便说一下,这里的“某”和“后学”,是我对自己的谦称。

考《现代汉语词典》,家:“谦辞,用于对别人称自己的辈分高的或同辈年纪大的亲属”。譬如家父、家母、家严、家慈等,加个“家”字,是谦辞,就是谦虚的说法,当然不一定非得有谦虚的态度,恰恰相反,带个“家”字,其实还有些郑重其事的味道。需要指出的是,其一,“家父”、“家严”是指自己的父亲,“家母”、“家慈”是指自己的母亲,即便你家传的是慈父严母,对外也万不可反转指代。其二,这是用于向别人介绍自己的父母,如果是自家亲兄弟姐妹,或者和父母当面述话,就只宜用如父亲母亲、爸爸妈妈了。

对于自己已故的父亲或母亲,称作“先父”、“先母”、“先严”、“先慈”等。是否强调逝世与否,是“先父”、“家父”在用法上的唯一区别。因此,就像我们不能称对方的父亲为“家父”一样,我们同样不能称呼对方已逝世的父亲为“先父”。

那末,我们应该怎么礼貌或者说文化的称呼对方的父母亲呢?尊称对方(第二人称)的父亲,可以用“令尊”、“尊翁”、“尊父”、“尊大人”等,尊称对方的母亲,可以用如“令堂”、“尊堂”、“尊母”、“令慈”等。令和尊字,在这里都是尊称对方亲人的敬词,断不可用在自己身上。

然则,要强调对方父母已故的情形,又该如何称呼呢?可以用“令先尊”、“令先君”、“令先大人”、“令先慈”、“令先堂”等。

这是交谈双方大体对彼此父母的称呼用词,明乎此,想必便不会再误将“令尊”当“家严”了。
慈善奖项的颁发,是导引,是方向,正如林建岳先生所说,是希望大家都能因此明白“慈善不能靠一个人,而需要更多人的参与”。而语言文化的传播运用,更是名主持逃不过去的道义责任。在“美丽、优雅、智慧”之外,如果还能增长一点学识,自是锦上添花,成其佳话。

随机日志


到此一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