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青博客 : 环球时报社评:不应要求中央政府“民政部化”


环球时报社评:不应要求中央政府“民政部化”

  政府是做什么的?中央政府是做什么的?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当前的舆论莫衷一是。有一个倾向是,政府做直接促进民生的事,就容易得到掌声。发展国防,搞航天等战略科技投入,开展对外援助,则容易引发争议。一个听上去颇有道理的质问是:还有那么多中国人生活困难,为什么不把这些钱都直接用来帮助他们?

  毫无疑问,政府的终极职能都是保障人民日常生活的不断优化,推动民生进步。但同样不容怀疑的是,在充满竞争的世界上,一国对人民利益的保护及促进体系是多层次的。国家要有强大的国防,要进入世界科技的前沿,要在世界上巩固自己的利益,这些都需要花很多钱,但这些行动皆非与民生背离,事实上,它们构筑起民生发展的战略保护屏障。

  认为所有纳税人的钱都应花在全民福利体系上,是非常幼稚的。

  中央政府设有民政部,地方政府设有民政局,这些部门全身心地在社会上济贫扶困。此外农业部、住建部、教育部等都在直接围绕民生开展工作。但国家不能没有外交部、国防部等其他战略机构,而且它们的使命与民政部等就应当是截然不同的。

  舆论不应要求整个中央政府“民政部化”,我们不可带着民粹主义的小家子气,去参与全球化时代轰轰烈烈的国家竞争。这样的竞争将决定中华民族在人类有限发展机会中今天所处的位置,以及未来所占的份额。

  我们不是反对国家将更多的资金投入民生领域,我们恰恰认为,这是中央及各地政府当前应当做的。但一些对中国航母等战略项目的舆论抱怨,对高铁创新的不支持等都让我们担心,舆论场、特别是互联网上的一些情绪正变得越来越不冷静,国家战略和民生的互动关系被描述成相互抵触的。

  当然,舆论对福利的冲动要求,以及对某项国家战略举措的不理解,在民主条件下很容易发生。中国政府今后“不受干扰”的日子同样大概再也不会有了。这未必就不好,舆论的监督和制约很多时候不是通过“建设性”,而是通过“激烈”甚至“过分”实现的。

  我们寄希望于舆论最终会形成甄别并平衡社会近期利益和长远利益的理性。舆论当前的一些偏执有一部分是过去官方舆论一统天下的逆反效应,它们与社会主流意见的对应性往往有很大折扣。

  既然对政府职能的各种要求已在互联网上广泛流传,这个问题的讨论就应变得充分,得出一些有广泛影响和说服力的结论。

  中国的民生近年来即使与上世纪末相比也有天渊之别,但公众要求的攀升比民生改善的速度还要快很多,致使本来相对宽裕的政府能力变得吃力和紧迫。一些舆论对国家战略项目的不满,实际是上述民生困局衍生出的“指桑骂槐”及情绪宣泄。

  不解决这些问题,中国发展国家战略能力的舆论环境将逐渐恶化,政府这方面的行动会变得畏手畏脚,这与未来国际竞争环境越来越急促是反着来的。

  中国历史为我们留下了一个大国,我们享受大国的好处,也不得不承受大国的一些特殊难处。没有什么是白来的,即使“大国”本身也非免费午餐。

随机日志


到此一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