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青博客 : 戴著鐐銬起舞


戴著鐐銬起舞

年少的時候,心智愚昧,雖看書無數,卻難掩淺陋本色。倒不是說開卷無益,但根基未穩,不免把魚龍皆視爲珠玉。以致後來,大奸若忠,或又反之,候棺而已。

記得小學(初中?)時節,斐多菲那首著名的中譯本還沒有在課本出現的時候,我便在一本閑書上看到被“修正”的版本,心向往之,以爲至境,特敬錄座右:

生命誠可貴,自由價更高;若爲愛情故,兩者皆可抛。

書是誰寫的,已然不記得了,或者和馮翼才有些相干。但是不巧,我的敬書被父親看見了,遭到伊當頭痛斥,問我爲什麽可以這樣改。父親一向老實敦厚,秉性純良,打小便見不得我爲一點兒惡。或者關心則亂,自覺經常無辜受過。像這一回,父親便高估了我的文學素養。雖然直到如今,我仍然覺得愛情兩個字,無一情一物一景一人一事可以望其項背,但是這仍然不足以讓我能夠在當時便有改動名篇的靈性,何況在此之前,我還沒有見過這篇名詩的正解。

所有的大人,總是習慣了在孩子面前自以爲是,不肯調查便匆忙的下結論,兼之死不認錯,完美如父親,亦不能免俗。成年以後,對這些往事更是難以釋懷,每每會在行事卑劣的時候想起父親的不是,許是想用父親的過錯來掩飾我的不可藥救吧。8-(

事情過了很久,我終於知道對於一個革命者來說,爲了自由,是可以捨棄一切的,包括愛情,“不自由,毋寧死!”(後來我隱約的發現還有比自由站得更爲高遠的尊嚴,卻沒有人爲我真正的背書過)

當無數的英雄故事伴隨著你成長的時候,你無法不奢望成爲一名戰士。可是,我由始至終,都覺得和愛情相比,自由實在算不了什麽。不知道是否因了這樣的原因,我的愛情從此失卻自由。即便如此,在大多數的時候,我仍是甘之如飴。

PS:這篇文章倒是奇怪,只開了個頭,便沒有了下文,如今只能從題目裏作一點揣測了。

随机日志


到此一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