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青博客 : 國產軟件當長哭


國產軟件當長哭

國產軟件事件弊病從生,已非一日,如果不理順其間一些似是而非的言論,真的無需再拿政府採購出來說事的。

記得多年前那次政府採購,微軟Windows敗北,紅旗Linux勝出;微軟OFFICE敗北,金山WPS勝出。國產軟件大獲全勝,世人側目,識者無語。
當其時,金山WPS軟件沒有適用於Linux操作系統的版本(好像現在仍是沒有),也就是說,這是一個國產軟件無法在“國產”操作系統上使用的採購。
其次,要求一個“普通”的政府公務員使用Linux桌面操作系統,不是說不具有可操作性,但起碼是一件不小的浩翰工程。當然,如果是這樣不亞於一場革命的平臺轉換竟然成功了,無疑將會成為計算機史上觀念突破的成功典範。可惜我未見絲毫有關的努力在進行中。
再說一點,把某某Linux說成是國產軟件,是需要給行內一個明確交待的。國產軟件事件之所以能夠掀起軒然大波,其核心問題就是“核心”技術掌握在誰手裏的問題,而Linux的核心,眾所周知在哪里。並且,再次提醒一下某些“國產”廠商,Linux作為開源的象徵,是沒有所謂“自主知識產權”這麼一種似是而非的東西的。

:)上面都是問題,再提幾點淺見:

一是Linux並不難學,研究表明,對於一個從來沒有接觸過操作系統的人來說,學習Linux桌面應用並不會比學習Windows更難。如果政府扶持是一條必由之路,顯然這也應該是一條必由之路,那麼,這種扶持當下更應該體現在包括軟件開發、用戶使用等具體而微的政策傾斜上。Linux能不能在短期內成為主流,政策的傾斜是大有可為的。

二是反省一下上世紀末對待多家中文Linux廠商的態度。我記得當有人問及深圳的藍點Linux為什麼未能夠獲得國家政策扶持的撥款時,有關方面的回答是,沒有聽說過藍點方面的要求,他們現在還可以和我們聯絡(大意)。回憶一下Linux走過的中文之路,如果抹去藍點的功績,只能用“失職”兩個字。我要說的是,亡羊補牢,猶未為晚,但是如果不補,未免成憾。

PS:後來有一次在一個大型會議的新聞發稿中心裏,有發現一溜兒跑的,都是Linux中文桌面系統。看來版權和價格,其實已在滲透中作用。

随机日志


到此一游